2017人工智能元年,AI在喧嚣和质疑中一路走来.

2018-01-21 17:27   来源:网络整理   

2017人工智能元年,AI在喧嚣和质疑中一路走来......

2017年12月29日

前百度首席科学家吴恩达说:就像100年前的

前百度首席科学家吴恩达说:就像100年前的电力、20年前的互联网一样,AI也会改变每一个产业!

有人说,现在就像1995年,那一年,第一家互联网公司——网景上市,一天之内大涨208%,互联网正式登上历史舞台,引爆了之后浩浩荡荡的“.com”热潮。

一位AI从业者这样激动地说道:“我看到的是一片蓝海无限可能,看到所有产业,包括医疗、金融都可以做,那不就跟当年的.com一样?”

其实在历史长河中AI已经几度潮起潮落,为什么这次大家都这么笃定它就是未来呢?

关键点就是深度学习的突破。

2017年1月,谷歌Deep Mind公司CEO哈萨比斯在德国慕尼黑DLD(数字、生活、设计)创新大会上宣布推出真正2.0版本的阿尔法围棋(AlphaGo)。其特点是摈弃了人类棋谱,只靠深度学习的方式成长起来挑战围棋的极限。

2017年5月23日~5月27日,被称之为“人类最后的希望”的柯洁与AlphaGo鏖战三轮,最终总比分 0:3柯洁败于AlphaGo。

赛后柯洁一度哽咽称:它太完美我很痛苦,看不到任何胜利的希望。

这是AlphaGo深度学习的第一次公开亮相。

可以说,深度学习解决了人工智能领域的一个百年难题。

如果没有它,AI可能会再次遭遇泡沫后的沉寂。

人类是个极为复杂的生物,就连我们自己对自己的了解也只能算微乎其微,就像人类很多复杂的能力其实都是凭感觉而为之,过后很难清楚地描述和归纳,也正因为如此,它们也无法写成程序,让计算机进行复制。

从驾车到辨认面孔,这种不自知是存在于人类诸多能力中的一种普遍现象。

围棋也是一个典型代表,它是高度复杂的战略游戏,无法依靠机会和运气取胜,并且和象棋不同的是,没人能解释高段位围棋该如何下。

事实上,甚至连围棋大师都无法完全搞懂自己为什么会下得一手好棋。

匈牙利出生的哲学家、科学家波兰尼对这一现象早就有过精彩的概括,他说,“我们知道的,比我们讲得出来的还多。”后来这种现象就被称为波兰尼悖论。

而深度学习帮助人工智能克服了“波拉尼的悖论”,算是另辟蹊径,绕过这个理论限制。

也就是只要灌入海量的标记过的数据,计算机就可从这些数据中,自己找出细微的模式,学会人类最精巧的技艺。

而数据在这其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,大数据其实已经存在了10年多,因为互联网的发展,使其为深度学习从量变到质变,于是这两三年深度学习发展迅猛,据业界专业人士称,当数据从原来的几十万份,增加到几百万,几千万份时,计算机的模型预测精确度会呈现跳跃性的提高,比如:10%、20%。

可以说,深度学习引爆了AI,大部分国家、产业都将目光投向了人工智能,甚至把它视为未来生死存亡的关键。

坤鹏论之前讲过,如今,以BAT为代表的中国互联网公司们,都在人工智能这条赛道上狂奔,那么美国那边的AI是什么样的情景?

Google CEO桑达尔·皮查伊1年前就将Gogle的企业目标从“行动优先”直接转向“人工智能优先”(AI First)。

微软CEO萨提亚·纳德拉在最近的2017年微软年报中,直接将以前的公司目标“行动和云端优先”改为了“AI和云端优先”,并且6次提到AI,而2016年的微软年报对人工智能只字未提。

我们从这些公司目标中也可以清晰地看出来,美国科技公司对于科技的纯粹与执着。

而且也正像坤鹏论曾经说过的,人工智能的最大玩家还是那些互联网巨头,小玩家很难很难。

从AI人才的争夺这块就可以看出端倪。

比如:美国的亚马逊的AI人才招聘接近疯狂,根据薪资研究机构Paysa今年4月的调查,亚马逊一年投资2.28亿美元来做AI人才招聘,比第二名Google、第三名微软的总和还多。

已经有不少美国AI创业公司开始抱怨,所有人才都已Google、Facebook、亚马逊、微软、英特尔席卷一空。

去年,李开复曾说,“做深度学习的人工智能博士生,现在一毕业能拿到年薪200到300万美元的offer。”

不过此话一出,许多从业者纷纷表示,开复博士多说了个0。

不管是300还是30,都算是不小数目,可想美国AI人才竞争之激烈。

 
上一篇:年终特稿·2017创新势力颠覆想象 下一篇:人工智能目前采用的最大障碍是缺乏技术工人

友情链接/网站合作咨询: